忙碌的生活再次開始之前,去了一趟所謂的捷兔跑步會─hash run。

我一直都不知道什麼叫Hash run。那天卻大開眼界。

只見很多很多來自各地的捷兔迷(天呀!大部份是超過50歲的安哥安娣,我到底來這幹嘛?),雲集在淡馬魯的一間板場之內,進行類似跑步嘉年華的活動。

免費的啤酒讓你盡情喝,免費的食物讓你盡情吃,熱辣香艷的歌舞,迷倒眾生。

進入森林之前,主辦單位邀請了熱情如火的安哥,掀開上衣,露出大大一粒的啤酒肚,隨著MJ的歌起舞示範熱身操。


OMG! 真的讓我大開眼界。


熱身舞之後,眾人就魚貫進入森林。只見安哥安弟充滿活力的競相OVERTAKING。我們這些相較年輕的"年輕人",就慢慢的漫步在人群之後,享受慢活的樂趣。



山路不會太難走,但絕對不是一種享受。我喜歡山區健行,但是指涼涼的天氣之下。那天太陽像人群一般熱情,我臉上的黑斑競相出來湊熱鬧。
山路走完了之後,重頭戲才開始。我後來才知道,大家都不是來RUN的,晚上的派對才是醉翁之意的重點。

走出了山林,我看見很多的安哥安弟,露天包著毛巾沖涼或換衣。廁所,就是幾個小小的塑膠水池,然後露天在水溝邊解決。我於是想起在西藏的旅途中,人有三急時在空曠的平原上解決的滋味。可是在淡馬魯,你必須忍受背後有人瞪著你的8月15的情況下解決。我很想忍,但從下午3時到晚上12時,我能忍多久?

入夜,熱歌熱舞的派對開始了。食物其實真的不錯,燒肉,烤羊,山豬肉,油條等等。主辦單位真的是招呼週到,晚餐過後還煮了熱騰騰的燒肉粥當夜宵,好吃!

舞台上辣妹們穿著2 PIECES載歌載舞,嗲聲嗲氣的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華語。最叫我目瞪口呆的,是一位曾經參加選美,得到最佳才藝獎的"美女"(我站在非常後面,看不出她真的美嗎?),出口成章。"你要看我的底褲?好! 猜中什麼顏色我脫給你看!" 阿伯安哥們當然受落,爭先恐後的堆集在舞台前。最後,幸好她沒有真的脫褲(不然這個周末是不用買toto的了),但也唱了一首"脫掉"(安哥阿伯們很喜歡這道歌,後來他們還要求另一位辣唱這道歌),並且把布料少得可憐的2 pieces脫了,剩下bra top 和安全褲。

當晚的節目真的很豐富,由此可見主辦單位的用心。從7時開始唱到淩晨,表演者多不勝數,其中還請了一些過氣歌星,以及"精彩雙妹"(她們很有錢,衣服布料多得很,比起只有2 pieces單薄歌衫的辣妹,她們的歌酬應該多出很多)。

我雖然不認自己是安弟,但也投入其中的聞歌起舞(不然,整個晚上你要我幹嘛?)。

原來,小地方的人們是這麼熱情這麼開放的。我倒像個劉姥姥般山姑。




創作者介紹

醉言醉语

choaimei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