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1月2日- 吉隆坡-曼谷-昆明

上机前一天,我在公司忙到9点多。回到家再收拾一下行李,就一点多了。才睡了两个多小时,那个不懂路的德士司机,4点半就来了。于是我就知道,在机上一定不好过的了。

果然,在吉隆坡往曼谷的机上,我上了一趟厕所后头部右边就开始莫名的痛,好像要裂开一般。那时真的觉得很怕,怕我的头因为气压问题而在空中爆裂,到时恐怕要列入奇闻之一了。还好飞机很快就降陆了,我保住了我的头。


曼谷机场守卫森严,一只蚊子都飞不过他们的手掌心。那个胖胖的女守卫,把每一个旅客都当恐怖分子。我前面不知哪个国际的男人,行李箱里的东西都被她翻出来了,恐怖。不过,吉隆坡国际机场倒是应该汗颜。

抵达昆明时已经是下午三时了。一走出门口,就觉得冷了,我好像要开始咳嗽了。快快吞维他命,千万不能让自己病倒。

气象报告说:气温7-12度,不适宜洗车。据司机大叔说,当地的气象预测都蛮准的,他们洗不洗车都根据气象预测。如果马来西亚的天气预测也报告适不适宜洗车的话,那我就不用每一次洗了车都眼巴巴看着大雨把它淋湿了。

这里的德士驾驶位都装了铁栏,应该是怕被意图不良的乘客打劫吧!昆明治安有这么坏吗?



做一个游客,我们就做游客该做的事。于是,当天傍晚,我们就走了好长的路去吃云南著名的过桥米线。





训练,就是从这一天就开始的。之后的十五天,我走的路是在马来西亚的10倍。

創作者介紹

醉言醉语

choaimei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